今天是:     

加强农村精神障碍患者管控的几点思考

来源:洛南县政法委  发布:政法委子站信息员  作者:陈健全  发布时间:2018-05-03
      

加强农村精神障碍患者管控的几点思考

近年来,随着经济社会的转型发展,农村精神障碍患者呈现出逐渐增多的趋势,其中被群众称为“武疯子”的易肇事肇祸精神障碍患者,更是成为了制造农村血腥暴力案件的主要隐性群体,成为影响广大农村和谐稳定的一枚枚“触发式”炸弹。为了减少和降低这类个体对社会治安的危害,各级党委、政府采用了包括逐人成立专班、落实“多对一”定期查访管理服务措施,兑付“以奖代补”专项补助金、推动近亲属贴身看管服务,设立康复中心、对严重精神障碍患者进行收治等手段,但是,效果却不尽理想,由精神障碍患者引发的重大刑事案件仍然不时进入人们的视野,刺激着人们的神经。

一、农村精神障碍患者易肇事肇祸的原因

与城市中类似群体相比较,农村精神障碍患者易肇事肇祸的原因除了病理性因素之外,还包括以下几点:

(一)监护人监护能力较低。在农村,精神障碍患者的监护人多为其父母或旁近亲属,其不但在专业知识和技能上有极大欠缺,而且在年龄、体能、精力、经济状况和自身心理素质等方面也存在很大差距,甚至很多监护人本身就是精神障碍患者肇事肇祸的直接受害人,导致其对精神障碍患者的监护只能停留在“铁锁”把门或放任自流的状态。

(二)政府监管过于“松散软”。作为政府监管主要力量的公安、民政、卫计、司法、残联等部门,其协作机制尚不够完善,出于对精神障碍患者的“怕烦嫌”,相关责任人在入户走访上仅仅满足于“留痕执法”、满足于把奖补政策资金按期兑付给监护人,对精神障碍患者的病因、发病周期及面临的困难等缺乏详尽的了解,使管理工作形同放羊。

(三)社会救助机构发挥作用有限。作为救治精神障碍患者主要机构的精神障碍患者康复中心,很多地方还没有设立,已经设立的大多数也是设施简陋、床位有限、从业人员专业性不强。受接纳能力和经营成本等因素制约,只能保证把“送上门”的“收进来”,不能保证“跟上门”开展精神健康知识宣传和就近开展门诊活动,使实际能够接受救治的精神障碍患者少之又少。

(四)社会环境的客观影响。农村精神障碍患者大多属于弱势群体和贫困人员,更需要同情和帮助。但农村“三留人员”居多、居住过于分散的现状,又使得这种关爱和帮助成为稀缺资源;相反,由于受不良社会文化的影响,在农村小环境中对精神障碍患者及其家庭的歧视却大面积存在,使其本人和家庭在疾病因素之外,还要承受经济状况、婚姻状况等的巨大压力,只能导致病情加剧。

二、农村精神障碍患者管控方面存在的弊病

农村精神障碍患者所处自然、社会及家庭环境有其特殊性,对其的日常管控理应采取更“接地气”的理念、方法和措施,否则,其效果必将大打折扣。当前,不少地方在农村精神障碍患者管控方面普遍存在以下弊病:

(一)过分依靠其家庭“自治”。把精神障碍患者无差别地推向其家庭,要求其家庭成员履行治疗和控制责任,主观地认为其家庭成员履行这种责任是“法律规定的”,履行不到位法律将追究其责任,况且其家庭成员还领取了相关补助金,自然应该有“积极性”,忽视了其家庭成员在实施监护过程中的能力问题和专业性问题。

(二)力量过于单一,机制不够健全。当前,政府对农村精神障碍患者进行日常管控的主力军为卫计部门和公安部门,卫计部门负责定期对其病情进行回访,公安部门负责不定期开展入户检查。由于受专业医护人员较少、警力严重不足等因素制约,这种管控往往流于形式。同时,由于其它部门只是挂名参与,实际配合不经常;由于离其最近的镇村干部参与度不高,使得这种管控显得十分“不给力”。

(三)措施失之过软,强制性发挥不够。特别是对那些一而再、再而三肇事肇祸的精神障碍患者,因为在有效措施选择上的于法无据;因为缺少对其实施强制措施的场所和机构;因为现有的、可供选择的“低烈度”强制措施在资金保障方面的难以为继,从而导致本就“形同虚设”的强制措施丧失了连续性和有效性,起不到对严重精神障碍患者收治及控制的作用。

三、强化农村精神障碍患者管控的几点建议

根据前述分析,加强对农村精神障碍患者的管控,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一)推动相关立法工作。要通过推动立法,建立健全涉及肇事肇祸精神障碍患者管控的法律法规体系,彰显精神障碍患者管控的国家责任,推动管控工作走向法治化。这种法治化应该体现在:一是执法主体法定化。特别在强制治疗方面,要明确司法部门及救治机构的法定权力,并严格其程序;二是职责法定化。要通过厘清职责,推动相关部门、相关责任人主动构建协作机制、切实改进工作方法;三是基础保障法定化。特别对管控所需的场所、经费等问题,要明确其来源和管理、运营方式,确保保障到位。

(二)增加集中收治机构。农村肇事肇祸精神障碍患者的管控,只有依靠国家的力量才能达致最好的社会效果。实现国家对肇事肇祸精神障碍患者的管控,就要持续不断加大投入,依据精神障碍患者的数量及分布情况,以就近管理为原则,增加集中收治机构,尽可能实现对严重精神障碍患者的全部集中收治及对一般精神障碍患者的集中供养、统一救治,消除精神障碍患者流散于社会的隐患。

(三)全面整合管控力量。精神病人管控涉及排查、社区控制、社会面查控、家庭监护、强制治疗、社会安置等诸多内容,要提高其有效性,必须对所涉及的管控力量进行全面整合。要突出“党委领导、政府组织、部门协同”,使方力量能够严格按着职责分工,履行管理、处置、医疗、救助、保障等职责,使“齐抓共管”格局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同时,要围绕相关法律法规、精神病人管理基础知识、具体管控方式方法,加强对一线工作人员的培训,提高其处置突发情况的技能。同时要建立完善现场处置机制,建立紧急事态专业处置队伍,确保一旦发生突发情况,具备专业能力的人员赶赴现场处置,并实现控制、鉴定、收治三个环节无缝衔接,最大限度地降低精神病人危害社会的可能性 
    (四)改进日常管控方式。 把由家属或监护人承担主要管控责任改为由村、组、社区及相关单位承担主要管控责任。通过完善考核、奖惩机制,推动责任人上门开展巡查,及时报告相关信息,果断采取处置措施。 一要完善排查机制。推动排查工作常态化。二要加强数据库建设和管理,通过数字信息的滚动更新,推动一线责任人员动态化履职。三要实施分级管控。根据对患者病情、服药情况、肇祸滋事历史、监护状况、近期表现、邻里关系等的分析,对其实行风险等级管控,确保管控实现“关口前移,提前干预,因人而异,动态及时”。

(五)健全社会救助体系。要加强精神障碍患者管控的专业化队伍建设,建立对精神障碍患者进行因人施治的专家队伍和义务心理工作者人才库,免费对精神障碍患者进行治疗,并将其药物全部纳入补助供应范围,使其有条件接受治疗。要将精神障碍患者家庭列为重点贫困户,形成镇村和包扶单位共同发力机制,帮助其家庭度过难关,促进其生活条件改善。要建立治疗单位与劳动保障、医疗卫生等部门联动机制,及时落实帮扶救助政策,帮助其解决生活和治疗中的实际困难。同时,在有条件的地方,可以吸引各类社会机构参与,吸纳社会资金,以扩大精神障碍患者管控救助的渠道、提升其效果。要加大对群众有关精神卫生及精神病防治方面知识的宣传教育力度,努力为精神障碍患者管控营造良好的社会氛围,推动精神障碍患者能够康复并回归社会。 


洛南县人民政府版权所有  洛南县电子政务中心技术支持

建议或意见:luonangov@126.com  陕ICP备12007947号  站长统计